网站首页

长亭赋

登楼望西,悲喜半阙。

常常拉开窗帘,在夜晚观看一眼月亮的他,打开了窗子,让冷风吹进来,着就连起来了他与冬风。如今月亮移动,他的窗外已看不到月亮,却在正北方向看到一颗忽闪忽闪的星。

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你转身负我如花美眷,启唇轻叹,我愿与君绝。

华年萧骚,白首远行。

你还记得吗 那时的夜晚 是如何降临的 什么都不说 像来自天空 轻如指尖的触痛
你是否得到了 期待的人生 梦里的海潮声 他们又如何从 指缝中滑过
像吹在旷野里的风 情长 飘黄 静悄悄的时光 清晨 日暮 何处是我的归宿
世界在雾中 那些人说着 来吧 就不见了 从未看清过 这一座迷宫 所有走错的路口
那些死去的人 停留在夜空 为你点起了灯 有时你乘起风 有时你沉没
有时午夜有彩虹 有时你唱起歌 有时你沉默 有时你望着天空 情长 飘黄
静悄悄的时光 清晨 日暮 何处是我的归宿 情长 飘黄 静悄悄的时光 清晨 日暮
何处是我的归宿

长亭赋。文/椋木

路不嫌长,水不嫌深。

所以,他想起了朴树的歌。有时午夜也有彩虹,民谣
尤其是吉他,总是让他舒服。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我用一段烟火,只为换你三生笑颜。你白衣曳地,是我心头朱砂。

我邀明月,抚琴生声。

他猜那是北极星,管它是不是真的呢,只要他觉得是,就对了。

君曾记,长亭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

我有衷情,恩系旧心。

猎户座是一个非常显著的星座,也许是夜空中最出名的一个。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它那些分布在天赤道上耀眼的星,也是各地人都认得的星座。形如猎人俄里翁站在波江座的河岸,身旁有他的两头猎犬大犬座和小犬座,与他一起追逐著金牛座;而一些其他的猎物如天兔座都在他的附近。

敌不过的是似水流年,信不过的是一世诺言。前世三生石上缘定三生,修得今世的回眸一瞥;前世梦里你许我十里红妆,今世你转身负我华年一场。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厦门同安,2015.4.8晚间

于是打开手机,一股脑地迅速搜索起来,原来他还有一首只在实体专辑里才能听的歌,猎户星座。如今已经能在网上听到,于是打开来听。

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我回首追溯远去的流年。在纷飞的花瓣下寄君一曲,不问何时曲终人散。待浮华散尽,繁华一场,君记否?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